今天是:2019年08月26日
您现在的位置是:详细信息 ?
回忆老团长温流二、三事

点击:0 ?????添加时间:2012-07-09

? 


199958,原粤中纵队第六支队十九团团长温流,含笑、安祥、平静地走完了平凡而又光辉的一生,魂归故里。温老是个彻底的唯物主义殡葬改革者,他那高尚的政治思想品德,永刻在我们心中。他临终前嘱咐妻子儿女:“任何仪式都不要搞,如果你们坚持要搞,就把我的骨灰洒向西江河畔”。老团长生于此,战于此,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以饮马西江为己任,为推翻“三座大山”,同新、高、鹤人民结下了甘苦与共、生死相依的战斗情谊……

提起老团长的童年。故乡人有口皆碑,传颂着美妙动人的故事。人们称他“山仔”(精灵、美丽、勤劳、勇敢的小鸟),他不时组织小伙伴去捞鱼捉虾,在分配劳动果实时提出:“锄头仔一份、扶斗仔份、参加劳动者一人一份。那么,今次我就得三份了。下次谁带了工具来,谁就得那工具的两份”。大家拍子称快!他自幼在党的教育指引下,争气做人,刻苦学习政治、经济、文化,勤奋拼搏,从卖报童到当记者,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转战迂回在香港、广东、广西之间,从事新闻工作和武装斗争。解放后历任鹤山县副县长……广州外语学院副院长等要职。为祖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贡献了一生。

1946年底广东恢复武装斗争,47年全同解放战争进入战略进攻阶段。中共高鹤边特区工委,以二区的粉洞、朱六合等村为立足点、开发新区。根据香港分局指示精神,新高鹤部队密切配合地方组织群众,开展反“三征”(征兵、征粮、征税)破仓分粮的斗争。

194767月间,当时的中共鹤山副特派员罗明为配合渡荒搞好农民运动,他以在青溪小学任教导主任的职业掩护,通过党组织并充分发挥进步青年校长温兆波的作用,进行方方面面活动取得较好成效。

当时在鹤山简师就读的党员学生刘锦畴,周末常带李佩云到青溪小学去接受党的教育。罗明、崔茜娜(罗妻)、刘锦畴在内屋开会,传达贯彻党指示精神,李佩云在教导处看书,实则望风“放哨”。会后罗明问志布置锦畴叫佩云设法摸清龙口龙腾书院粮仓情况……那时正值复收交公粮。有一次简师学校受命派学生从俏乡扣谷到龙口龙腾书院粮仓入库。恰巧李佩云见到堂嫂(李伟良的堂弟媳)正忙着过磅入库,热情招呼。(李伟良为国大代表,是鹤山、南海、高明二县联防主任。他是李佩云的堂叔父)粮仓主任任泽源又正好是佩云棠嫂的表哥。佩云充分利用社会关系打进去做侦察工作,趁节假日协助嫂嫂到粮仓晒谷、过磅入库之机,摸清粮仓的地形地貌、粮食储备、门线警卫、留守人数等情况,及时上报。

罗明同志于478月间调离青溪,任开边区负责人兼尖鹤人民救乡独立大队政委。那时温流从香港回恩平县也在该大队工作,与罗明战斗在一起。在蕉园战斗中,罗政委不幸被捕后光荣牺牲。温流同志调回鹤山粉洞执掌领导,在组织交替含接中,温流接过了有关开仓分粮的情报资料,组织发动民兵带领群众开仓济贫。

同年10月尾的一晚,温流同志来自指挥粉洞民兵任顺洪,冯福基等26人,于晚上子时从粉涧出发至龙口,与江合文堂(温流老家)来的温可迪、温才等10多人,分散埋伏在粮仓周园,由几个尖兵潜进粮仓闸口,将门卫逮住,跟着大队人马冲入粮仓,迅速行动入好粮担,个个满载而归。就这样,一夜之间,以温流为首的组织开仓济贫活动,为劳苦大众作了一件善事好事,也壮大了游击队的声威。

消息传来,沙坪国民党县政府认为“不得了呀不得了”下令按乡、保、甲长层层追查下去,把有份参加“抢粮”的“贱民贼仔”查出处理。

当时龙口刘屋村的开明人士刘步驰先生是县参议员,基本上是听温流的。经过做工作,刘步驰在县参议会上表示:“不能犯众”。而李伟良则因其侄媳与粮仓主任有暧昧关系,怕追查到自己人头上,同意刘步驰的看法,并不积极支持层层边查到底,便不了了之。最后县府把粮仓主任任泽源撤职了事。

这是温流同志正确贯彻执行党的统战政策的又一胜利成果。

1948年初,温流通过地下党我的顶头上司余绪明同志指示我负责侦察李伟良在龙口八座村老家的武器装备情况及居室门户,绘制好地形图及时上报。

同年718日温流派兵率领粉洞民兵任海丁等10多人,一举攻下李氏平日夸耀国若金汤的老巢,缴获轻机枪一挺、卡宾枪一支支、步枪、长短武器若干、子弹千余发 凯旋而归,大快人心。

六支部队多是华侨子弟兵,温流团长的夫人黎虹,是老挝归侨,可说是个娇小玲珑的千金小姐,其叔父是爱国侨商,积极支持鼓励黎虹放弃掌上明珠的生活,带着金银细软参军报效祖国。当部队揭不开锅时,温流积极支持黎虹首先“共了自己的产”,把金银外币奉献给部队。充分体现了廉洁奉公、忧思与共,官兵之间亲密无间、同甘共苦、生死相依的关系。

解放后,我们各自活跃在各条战线上,但我与温流同是故乡人,同饮家乡水长大,特别是同一个战壕里出来的。所以温流同志仍然像战争年代一样,以其爱兵如子的热切胸怀,不时关心着我的进步,尤其是历次政治运动,总是注视着我的表现,事中或事后给我以教育和力所能及的帮助。

回顾在整风运动中积极响的党的号召,我带头“向党交心”,讲了真话实话,而被列入“另册”,受尽打击岐视,陷入了极度痛苦与迷惘之中。我找到老团长倾吐苦水,他轻轻拍着我的肩头,喊着我当年的名字说:“好女呀好女,你真是个傻女,我睇住你大,睇住你‘坏’人生何处是坦途?经过了挫折,一个有骨气的人,当被种种苦难困扰时,关键要沉着冷静,顶住逆流而上,学会容忍,善于应变,学会战胜自我,以不变应万变,把青难当作是对自己的磨练。让实践去检验是什曲直,历史事实证明,你是个正直无私的人,在事业有成的时候,人们亦会联想到你对革命事业也曾作出过积极努力就行了。你这个傻女并不傻呀!你始终都是我们的好女啊!”

温老团长,往事历历在日,忆起涕泪纵横,您语重心长的教导,好女我永记心中!

(作者注:我儿时的名字叫“好女”,温老团长平时亲切地称我“好女”。)

?

(作者:原粤中纵队第六支队老战士、通讯员李佩云)

[打印本页]????? [错误报告]???? [关闭窗口]?????
上一篇: 回忆敬爱的周总理视察新会农村????? 下一篇: 七士守南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