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08月26日
您现在的位置是:详细信息 ?
这是我50年摄影生涯中最激动的时刻

点击:0 ?????添加时间:2012-07-09

? 

1949101与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张照片已成为50年来无数华夏儿女激动和幸福的焦点,这是一个永恒的瞬间,岁月永远无法驳蚀,记忆永远无法忘却。

就是在这种满含激动、骄傲和自豪的心情中,本刊记者专程上北京采访了这一伟大瞬间的记录者一一当年的中南海摄影师侯波老人。

在北二环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居民小区里,记者来到侯波与徐肖冰先生的家中。在他们简朴的客厅里,依然飘荡着那个远去年代里的热情,即便是在这北京夏季最炎热的日子,两位老人还是很愉快地接受了本刊记者的拜访。

对于那个50年来令人们一直激动、兴奋不己的伟大瞬间,两位老人最有发言权。侯波是当年中南海唯一的摄影师,她的职责就是记录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活动;而徐肖冰早就是享有盛名的战地摄影记者,同时他又是电影纪录片《开国大典》的摄影者。50年前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里,他们是最直接的记录者和见证人之一。在本刊记者代表杂志社给他们献上鲜花之后,二老的话匣子也随之打开。“在此之前,我与老徐都是北京电影制片厂的,政协会议期间,我被调到中南海,在警卫局下设立了一个摄影科,就我一个人。我的任务非常明确;主要记录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活动,将这些活动照片作为档案保存下来。”

侯老说起当年特别激动:“从井冈山到延安一直到西柏波,都没有专职拍领导活动照片的人。那时候也没有条件,从器材上、经济上都受到限制。进城之后形势不同了,周总理、中办主任杨尚昆想到要把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国家领导人及其活动的照片记录下来。”

一提起这件事侯老依然一副重任在肩的表情:“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作为一名年轻的摄影工作者,我感到非常光荣,我一直感谢党给我这个拍摄开国大典的机会。”上午的阳光透过这栋古朴的建筑斜射进来,侯老坐在当年毛主席与她和徐老合影的相框下沉浸在幸福的回忆里。

“那天我们吃过早饭就去了天安门,大概九点来钟,先赶过去看看有没有新的情况。开国大典前两三天我就去天安门看过了,尽管当时为防止敌人破坏而戒严得比较紧,但我是中南海的工作人员,来去比较方便,事先就了解了主席当天要站在哪个位置,以便争取到了一个非常有利的地形。”

“城楼下面早已成了人的海洋。”说这话的时候侯老表现得异常兴奋:“30万市郊的群众带着干粮咸菜连夜就赶到了,那时候大家都盼望着这个时刻来临啊,兴奋呀,激动呀。”

说到这里,侯老起身从柜子里找出了这张开国大典的照片,深情地说:“总理非常关心哪,当时我为了尽量把主席台的画面拍得大一些,我一点点地将身体仰出了城墙,总理见状赶紧走到我身边拽住我,这也是这张照片上没出现我们敬爱的总理的原因啊。”侯老有些感慨起来。 "10月1日下午3大典开始毛主席和其他领导同志站到了天安门城楼上。这时广场一片沸腾人们期盼己久的时刻终于来临。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如雷鸣般在天安门上空回荡。我将焦距对了又对眼睛一直盯着取景器总想把握那最激动的一刻总理在我身边关切地问怎么样怎么样。当时我头上冒汗手脚冰凉作为中南海唯一的摄影师记录这一庄严的历史时刻使我精神高度紧张。拍这张照片并不像人们想象中咔嚓一声那么简单这是付出很大精神和体力守候才得来的。”

“毛主席面带微笑,站在了麦克风前。50门礼炮齐鸣28响,毛主席用他宏亮的嗓音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已于本日正式成立了!’我们心里都是暖烘烘的,就在那一刻,我按下了相机快门,开国大典这一伟大历史瞬间从此定格在我的底片上。听到快门声,总理急切地问:‘一定不错吧,一定拍好了吧。’那个时刻我感到特别幸福和光荣。”

就是这张经典的照片,由于当年侯波没有发稿任务(她是中南海档案的记录者),而存放在中南海尘封了37年。一直到1986年,摄影家学会为这两位有着杰出成就的老人举办摄影展时才找了出来。甫见天光的这张照片很快便成为所有纪念活动和宣传画册的焦点。

手抚这张照片,侯老脸上充溢着无限的激动和幸福:“我记录了20世纪最激动的瞬间,这是我50年摄影生涯中最激动、最幸福的一刻。”

(摘自《支部生活》1999年第10.11期合刊詹正凯文)
[打印本页]????? [错误报告]???? [关闭窗口]?????
上一篇: 六壮士的领头人吴宽????? 下一篇: 没有了